广东快3独胆计划-巴东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广丰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新疆中国-我们写这封信就是想向那些不了解中国新疆真实情况的人

王迅前妻去世

阿不都熱克甫:剛開始聽到蓬佩奧的言論,就是覺得很生氣,中國在很多國際場合都對國內的民族宗教政策、少數民族生活情況等做過詳細的介紹,但是蓬佩奧先生和一些西方媒體還是選擇睜着眼睛說瞎話。

我問其中一位記者,筆記本找見沒?還是要找到的。結果對方走上車,拿出一個筆記本說,不小心落在地上了,然後才開車離去。

新疆作協副主席葉爾克西·庫爾班拜克。

葉爾克西:在聯名信起草過程中,有學者就指出,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這個事情一定要提,因為這個是西方媒體長期炒作的話題,我們有必要進行回應。

我們寫這封信就是想向那些不了解中國新疆真實情況的人,介紹我們的民族宗教政策、新疆地區社會穩定和發展、宗教信仰自由的狀況,還有各族人民和諧共處的真實情況。

環球時報:有些西方媒體稱知識分子和宗教界人士簽署聯名信是迫於政治壓力,您對此怎麼看?為什麼一些西方國家不願意承認中國新疆在人權領域和去極端化方面取得的成就?

阿不都熱克甫:污衊說我們迫於壓力簽署的,都是謠言。我特別想問問一些西方國家和媒體,什麼才是人權?現在新疆安全,各族人民可以安心地生活、學習和工作,享有宗教信仰自由,這些難道不是政府保護人權的表現嗎?

阿不都熱克甫:我們在信中提到了美國的「9·11」事件,就是想讓美國的民眾和一些政客想想,面對恐怖分子,美國是怎麼做的,為什麼中國同樣是打擊恐怖主義的行為就會被他們指責,這其實也反映了他們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在這些媒體和西方政客那裡,人權已經成為他們攻擊中國的工具,這是不對的。他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關心什麼人權問題,而是不想看到中國穩定發展。而對於一些來過新疆,卻選擇對事實視而不見或者仍然進行偏頗報道,依然用「宗教自由」「人權」等做借口攻擊中國的西方媒體,我想問一句:你們真的是關心人權嗎?

【環球時報赴新疆特派記者 劉欣】7月19日,近百位新疆知識分子和宗教人士在天山網發表聯名公開信,反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國新疆民族宗教人權狀況的不實指責。

新疆的知識分子一直都有寫聯名信表達心聲的傳統,2009年「7·5」事件,還有2014年一些暴恐事件后,我們都寫過聯名信。這次也是,幾個知識分子一起聊天,談論蓬佩奧的話時,就想着寫一個聯名信,讓大家聽到我們真正的心聲。

葉爾克西:說我們迫於政治壓力,這純粹是胡說八道。實際上,在聯名信發出以後,很多人都對我說,自己也願意簽名。

2018年7月,新疆伊斯蘭教協會會長阿不都熱克甫·吐木尼亞孜在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向外國參觀團介紹中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攝影/劉欣

結果十分鐘之後,他們的車又開了回來,說是丟了一個紙質筆記本,我就帶他們找,誰知道對方卻打開攝像機開始在做禮拜的地方攝像,並沒有尋找任何「丟失筆記本」的樣子,錄完以後就準備離開。

我看到新聞報道中蓬佩奧批評中國宗教自由和新疆的政策時,第一個反應是覺得很荒唐。蓬佩奧、彭斯也算是一個國家的高級領導,他們的言論怎麼能這麼不負責任。一個國家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家裡發生什麼事兒,大家在一起解決,有調皮的,家長就嚴厲一點,思想有問題的,大家相互幫忙,糾正一下,這都挺正常的;怎麼自家院子外邊總有那種像指甲劃在玻璃上的刺耳聲音,傳播一些謠言,自己家裡人聽多了,心裏肯定會不舒服。

環球時報:請您介紹聯名信起草的情況。

為什麼西方不承認新疆在人權事業上的進步和反恐去極端化方面取得的成效,以及中國對國際社會作出的貢獻,我也很困惑。只有一個理由能夠解釋,就是他們想「以疆制華」。

我自己曾經在喀什麥蓋提縣駐村工作一年,深知宗教極端思想對年輕人的危害,也認識到成立教培中心的必要性。當時村子里有一戶人家,之前因為宗教極端思想影響不讓孩子上學。三個孩子最大的9歲,老二7歲,都沒有上學。

前段時間,37個國家致信聯合國人權高專,表示支持中國新疆的政策。這麼多的國家支持中國的新疆政策,也是看到了極端思想對於宗教的危害,而中國在新疆開展的去極端化措施,是為了把極端思想和真正的宗教區分開,從而保護群眾的宗教信仰自由。

我曾經在今年1月5日致信美國駐華大使,反對他對於中國新疆的一些沒有根據的批評和指責,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在1月27日,伊斯蘭合作組織代表來新疆參觀訪問,我把這封信交給了他們,希望有更多的穆斯林了解西方有些政客和媒體是「胡說八道」。

我們一拍即合,就開始起草聯名信。這件事傳開后,好多人主動要求籤名;宗教界人士也聽說了這個事兒,覺得他們也有必要簽名,就開始一起簽名。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尤其是外國人,能夠看到這封聯名信,有機會的話,來新疆走走看看,就知道我們現在過得有多幸福。

環球時報:聯名信起草中,有哪些讓您印象深刻的細節?

最近幾年全疆進行的去極端化措施,給這些孩子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後來再去村子里和小孩子交流,就發現他們知道下雨颳風,四季分明,南北疆氣候不同等各種知識,和人交流時目光中也有神采,很多小孩子雙語能力強,還能當父母的小翻譯。

我們知識分子都覺得這次有必要發聲。對於很多沒來過新疆的人來說,他們從一些西方媒體上看到的關於新疆的報道很多不符合實際,有的甚至是嚴重誣衊攻擊,長此以往,會妖魔化新疆,讓人忽略新疆的豐富文化,也看不到在新疆真實發生的事情,聽不到這裏人民群眾的真實聲音。

葉爾克西:我在新疆文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和社科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都工作過,有良知的藝術家作家都對新疆的政策有正確的理解和認知。

今年5月份,我在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接待了幾位來自英國的記者,向他們詳細介紹了學院的基本情況和新疆保護宗教信仰自由的狀況。結束時,接近做晌禮的時間,我很真誠地對媒體記者說,需不需要留下來參觀一下學生做禮拜,對方借口說要趕飛機,就離去了。

過去一周,美國副總統彭斯和蓬佩奧在美國國務院糾集的所謂「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上惡意攻擊中國宗教政策。中國的宗教政策和人權狀況究竟如何,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新疆開展的去極端化和反恐維穩措施成效如何,新疆各族群眾最有發言權。近日,《環球時報》記者採訪了聯名信簽署人——知識分子代表新疆作協副主席葉爾克西·庫爾班拜克,及新疆伊斯蘭教協會會長阿不都熱克甫·吐木尼亞孜,聽他們講述聯名信背後的故事。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Mate30